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理财

从草菅人命到求死谢罪 亲历者忆日本战犯审判细节

时间:2020-03-19

原标题:不顾人命跪下求死道歉目击者回忆日本战犯审判的细节

潘接受采访(照片/王善宁)

编者按:1931年,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从此开始了对中国的侵略。1945年,日本无条件向盟军投降。1956年,中国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海外网记者联系了目睹战犯审判的92岁老人潘。今天恰逢中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Overseas.com希望通过这位老人自己讲述的真实经历,向读者还原一段判断日本战犯的真实历史。它呼吁人们在铭记历史的同时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Overseas Network,9月3日“这些记忆已经过了60岁,并不容易。没有多少人经历过这些事情。我已经90多岁了,不知道哪天我会去八宝山。我希望尽快告诉你我的记忆。”92岁的潘告诉海外网记者。

29岁的潘在1956年中国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担任秘书长。他目睹了那些想在法庭上当场杀死他们的死敌的受害者的愤怒,也目睹了战争罪犯在第一次到达战争罪犯管理办公室时从傲慢到哭泣和坦白的转变。他向记者讲述了埋藏在记忆中的往事。

1956,潘(右)参与战犯审判(潘提供图片)

战犯玩杀人游戏,犯各种罪行

1956年6月至7月,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分别在沈阳和太原审判了45名日本战犯。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日本战犯在中国的第一次审判。国家第一次高度重视这件事,周总理亲自过问潘强调。

潘回忆起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战犯。“当时,有一个日本公司的小干部。我在监狱里和他谈过。他的名字叫鹈野晋太郎。他是最年轻的,官职很低。为什么要起诉他?”

小野是所有日本战犯中讲述杀害中国人过程中最详细的一个。他出生在大连,在中国学习,成年后回到日本。他在侵华战争期间无事可做,喜欢在堡垒外面散步。因为他会说中文,所以他对中国人民说话。当他说完后,他转身拿刀杀了那个人。“他杀人和玩耍,无视人的生命。这杀了我们几十个人。”

1937年12月,日本侵略者占领了中国南京。在南京,日本军队通过大规模枪击、活埋、用刀砍和焚烧等方式进行了六周的血腥屠杀,打死了30多万中国平民,俘虏了士兵。图为大屠杀后南京郊外的尸体。(新华社)潘仍然记得一位湖北小学教师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他说那些恶魔已经抓住了所有没有逃出村子的人,并把他们带到了祠堂。那时他5或6岁,他的母亲带着仍在她怀里吃奶的小弟弟领着他。魔鬼把他的兄弟从他母亲的怀里拽出来,手里拿着他兄弟的脚,朝他的头开了一枪。之后,魔鬼向人群发射了机关枪。由于身材矮小,他没有被子弹击中。他和被枪杀的成年人一起倒在地上,不敢动弹。魔鬼离开后,他从尸体堆里爬出来,发现他所有的亲戚都死了。

潘说审判前我们都和这些证人合作过。他们侥幸逃脱了死亡,并希望他们不能把日本战犯切成碎片。“我们告诉他们,中国人是人道主义者,所以不要先骂他们,更不要说做任何事情了。”

审判中的日本战犯(新华社)

政府“三锤”改造战犯的措施

当年所有日本战犯都被押送到东北抚顺战犯管理局关押。这是日本傀儡政权时期的监狱,也是改造战犯的“奇迹”之地。这座监狱已被特别翻修,以容纳日本战犯。

"当然,t

但是,管理干部对这些“吵闹的”战犯非常有耐心,他们提出事实,进行推理。“战争当然会死亡。然而,你也下手杀害妇女和儿童,杀害手无寸铁的平民。这是什么?这是战争的结果吗?”潘兴奋地说。

日本战犯审判(新华网)

为了改造战犯,政府对战犯采取了“三锤”。第一锤,组织他们参观中国各地,并与普通人接触。第二把锤子可以让他们和家人交流。第三把锤子,允许他们的亲戚来访。这对他们影响最大。"他们都说来自其他国家的战犯会被这样对待。"

潘回忆当时有个叫的科长带头闹事。他是最暴力的。但在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慢慢放松了下来。生活条件完全没有问题。有活动室和乒乓球室。吃饭,吃饭,看医生,还有医务室。一些战犯在即将被释放的时候痛哭流涕,问道:"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潘说这些措施改变了战犯的思想。后来,藤田茂的妻子和儿子来看他,并和他一起呆在监狱里。他终于觉得自己有罪,应该去死,甚至对儿子说:“回去好好生活,我可能会死在中国。”

庭审中的日本高级军官(前排左起佐佐真之助、上坂胜、藤田茂和铃木启久)Tuyuan/CCTV.net

跪在战犯审判现场,请求死亡和道歉

庭审顺利且成功。罪犯都供认不讳。”潘说,在法庭上,当战犯看到证人上来时,他们都跪下来,流着泪忏悔。

潘特别提到一个幸存的证人。日本侵略者来到河北省的一个村庄“扫荡”。一些没有逃脱的老人、弱者、病人和残疾人被逮捕并集中在村里的打谷场。日本人强迫人们躺在地上,然后在他们身上铺上稻草来生火。一个姓周的年轻人躺在火外面。当他看到火在燃烧时,他悄悄地离开了稻草堆。日本人看到火燃烧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这个年轻人赶紧从火边滚了出去,以挽救他的生命。但是他身体的一半严重烧伤。

日本战犯中将铃木启久是下令放火的军官。当在法庭上作证时,证人脱下了他的衣服,露出了他破碎的身体的一半。巨大的伤疤令人震惊。铃木启久立即跪下来磕头,眼泪顺着他的脸流下来。他不停地说,“我道歉,开枪打我,我该死!”

在审判中,铃木启久说:“我命令我的部队去做所有这些事情。我有责任。但是还有一个人应该负责,那就是日本天皇。我们最初在日本。他让我们来中国做各种坏事。难道他没有责任吗?”潘指出,这句话证明他是真心忏悔,不是装的。

700多名精英以下的战犯纷纷忏悔。许多战犯也揭露了他们的同事和上级的罪行。战犯的忏悔为军事审判奠定了基础。

日本战犯磕头道歉(沈阳晚报)

“中国的大善举必须报道!”

审判是非常宽容的。起初,中国政府想判处155名战犯,一个减一个减到45名。中国希望与日本和平解决这个问题。

当时,即使是战犯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无法理解国家的决定。有一个叫王星的班长负责看守战犯。王星10岁时,他看着日本士兵杀死了他的7个亲戚。现在敌人成了俘虏,上级不仅要求不要打仗,还要友好地谈话。王气得浑身发抖,倒在床上哭了起来。有不少员工都有这样的心结。

然而,中国没有判处日本战犯死刑。最高刑期只有20年。

45名战犯全部认罪,有些甚至承认死刑,这在国际审判中是前所未有的。根据最高检察院的决定,除了45名被定罪的战犯之外,1000多名免于起诉的其他战犯被释放到贾

1957年,归国战犯在东京成立了中国归国人员联络会。这些前日本士兵去了日本的各个地方,讲述他们的战争罪行,如杀戮、抢劫、强奸和纵火。他们坦率地从心底承认他们做了坏事。他们坚信这些活动的目的是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他们呼吁人们珍惜和平,反对战争。

当年引起轩然大波的藤田茂,回到中国已经60多岁了。他一直积极开展中日友好和反战和平运动,并在日本各地进行演讲。作为中国归联主席,他经常率团访华,多次受到中国领导人的接见。

周恩来遇见藤田茂(观察者网络)

1980年,91岁的藤田茂穿着周恩来1972年送给他的中山装去世。他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我是中国人民的学生。当我到达坟墓,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中国老师给我的恩惠,也不会忘记我为之奋斗的中日友谊。”

周总理曾经说过:“你来看看我们20年后会做些什么,你就会明白它的意义和价值。“现在,几个20年过去了,时间也证明了记住历史是多么重要,珍惜和平是多么难得。

我们以日本八路军老兵小林裕仁的话结束。在他死前,老人说:“我们没有满足于过去所做的一切。我们唯一的愿望是向下一代和我们的子孙后代讲述过去的历史。让更多的人知道,日中友谊来之不易。我们必须珍惜它,珍惜它,永远不要颠倒历史的车轮。"

80电影天堂网

  • 友情链接:
  • 鄢陵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freesignartwork.com 技术支持:鄢陵农业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