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面对被“达芬奇”们垄断的市场,国产手术机器人如何产业化落地?

时间:2020-01-09

大多数人对手术机器人的认知始于在小玻璃瓶中缝合葡萄“皮”。

一个叫达芬奇的专业手术机器人完成了类似的缝合“炫耀技巧”。作为目前最知名的手术机器人,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是微创手术的代表。其准确性、创伤小、恢复快、远程手术指导等特点使其备受青睐。

有媒体报道称,截至2017年10月,中国大陆共有67个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虽然这一数字远低于其他国家,但单机手术的利用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医生有一只额外的手,它更准确可靠."华智微创手术创始人王荣军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提到,作为医生的第三只手,手术机器人的出现解放了医生的双手,也帮助医生达到了人体本身无法达到的精细程度。

手术机器人操作平台由智能机械臂、标记点、光学跟踪定位装置、多功能操作平台、手术规划软件等组成。与康复机器人、辅助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等医疗机器人相比,手术机器人的组合更加复杂,对技术要求也更高。

“医疗机器人的发展有许多困惑和风险。由于大部分技术来自学者,在成果转化中会遇到困难。工业化道路也很漫长,包括医务工作者之间的合作、临床实践、标准制定、大量投资等。”机器人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兼卜式机器人公司董事长孙立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该行业的现状。"幸运的是,政策开始支持,资本也在流入."

从实验产品到工业着陆

根据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和ROBO医疗联合发布的《全球手术机器人行业研究报告》,全球医疗机器人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仍然是美国企业。钛介质的潜在投资没有完全计算在内。中国有36家公司与医疗机器人相关。尽管在过去的两年里许多企业家已经开始探索这个领域,但中国手术机器人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

钛媒体注意:市场规模包括公司覆盖的所有领域,而不仅仅是医疗机器人领域。

手术机器人市场目前由外国品牌主导。总的来说,中国手术机器人起步相对较晚。据钛媒了解,大部分市场份额高的公司都是大学的研发背景:研究人员成立初创公司,技术完善时引进资金,解决产业化问题后推向市场。

经过整理,发现在中国出生的手术机器人研发机构中,以下是比较知名的:

1997年,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清华大学和海军总医院联合开发的脑外科机器人辅助系统CRAS首次为患者实施微创机器人手术。天津华智成立于2000年,收购了研发成果。2002年,该产品获得CFDA注册证书。2017年1月,王荣军成立华智微创。同年,华智微创收购天津华智234.6万元注册资本股权,持股51%。2013年,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开发的微创腹部手术机器人系统实现了自主知识产权,打破了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技术垄断。研发成果落地时四川医药成立。2015年5月,博世控股成立的全资子公司投资2000万元,为四川医药公司认购275万元的新注册资本。北京天智航医疗科技有限公司(TINAVI)成立于2005年,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北京积水潭医院共同完成的863项目为基础,完成骨科机器人的产业化开发。2010年,该公司获得了产品注册许可证,并于2015年在新的第三板上市。

对企业家王力可荣军来说,“从实验产品转变为真正有用的产品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他告诉钛媒体

从研发到商用着陆的十年间,华智微创遇到了许多技术障碍。以华志微创神经外科机器人为例,其中最重要的难点之一是机械臂。“为什么许多制造商不敢轻易触及这一领域?机械臂最关键的指标是精确度,尤其是神经外科,这可能在几分之一英寸内就危及生命。我们从2000年开始研发,大约花了7到8年的时间,研发出来的机械臂完全是国产的。”

北京联合家庭医院泌尿科主任医师朱刚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提到,作为第一批莱昂纳多达芬奇机器人机械手,莱昂纳多达芬奇机器人的技术和市场被外国制造商垄断,比其他医疗设备贵得多。此外,达芬奇机器人的机械臂是一种高价值消耗品,使用时会临时安装在机器人上。每只机械臂10次后不能使用,每只机械臂的价格约为数万元人民币。

本地化的直接影响是价格低廉。王荣军告诉钛媒体,“在机械臂100%本地化的前提下,我们拥有与国外产品相同的精度。”同类型神经外科机器人ROSA的销售价格为1000万,而华智微创开发的国产手术机器人设备的销售价格为100万。

“农村包围城市”

当华智的第一轮融资启动时,投资者最常问王荣军这项技术的安全性和稳定性。“目前,该技术已通过4万多个病例(上市后的临床病例)。事实上,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已经得到市场的验证,而不是专家的验证。”

“医疗资源将来会枯竭。这种手术机器人可以为城市甚至县医院的脑出血患者提供更及时的帮助。”北京天坛普华永道医院院长卢圣生曾举过一个例子:“脑瘫患儿在使用传统框架手术时有很多不便,如麻醉问题、颅骨骨板薄、儿童协调问题等。这些问题通过无框架脑立体定向技术的临床应用得到了很好的解决,许多以前有不便的儿童也可以接受手术。”

为了安全和稳定,3A医院在引进医疗设备时更喜欢外资设备。这正是华智威创投等国内企业面临的现状。国内企业应该如何进入医院?

localization带来的价格下降为外科机器人进入二、三线地区的医院提供了前提条件。华志伟采取了从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对于甲级医院,如果我们可以进入,我们可以直接进入;如果我们不能进入,我们可以从农村包围城市。”

“我们想要更多的病人和医生,尤其是年轻医生,来获得这项技术。我们想要规模效应来获取企业利润,而不是一个。”华志伟创的手术机器人进入的100多家医院大多位于市级。正是因为它们位于资源短缺的地方,如基层医院,华志伟创的手术机器人可以由医生独立操作,从而节省了技术人员辅助的人工成本。

大规模利润不是一次性销售手术机器人设备,更重要的是耗材和后续服务。王荣军向钛媒体透露,“医院不仅购买设备,还需要后期服务。”钛媒体在华志伟的商业计划中发现了一组数据来证实这一观点。从2018年起,设备销售比例逐年下降,耗材销售比例逐年上升。

"初级医院也有培训。了解脑出血后,可以做活检和肿瘤,以便真正下沉。我们有一定的专家团队。它们相当于种子,可以生根。”荣-王俊连着问了几个问题,“谁能真正落地?这面旗子能插上吗?它能插入多长时间?任何产品是否能解决用户的痛苦都是很基本的。痛点解决后,是否能在后期提供增值服务,如果两者都可用,标志可以插入很长时间。”

与过去40年中国心血管搭桥行业的发展相比,王荣军认为手术机器人行业

然而,对于手术机器人行业来说,产品的着陆面临两大障碍:安全认证和临床试验。如果不能证明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它们就不能被认证用于临床应用。这就是为什么该行业的主流企业现在正处于“大学、医院和工业化”的深度结合之中。该行业已进入“小火慢煮”阶段,后来者被“时间”所阻挡。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鄢陵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freesignartwork.com 技术支持:鄢陵农业网| 网站地图